首页 > 行业观察 > 见面闲聊2022 >见面闲聊 | 复盘2021–元宇宙

见面闲聊 | 复盘2021–元宇宙

2022-02-18


:元宇宙的概念近期在业内不断发酵,国内很多文旅企业宣布进军该领域,但目前流出的一些设想和方案看起来似乎是新瓶装旧酒。您认为元宇宙是否仍停留在概念炒作的阶段?

江烈毅:最近元宇宙概念异常火爆,众说纷纭。首先必须明确一点:“元宇宙”并没有一个所谓的官方定义或解释。简单地理解,元宇宙应该是未来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一个融合,即现实世界虚拟化、虚拟世界现实化。元宇宙已经不是停留在概念阶段,它已经快步向我们走来,基于目前的技术能力,已经可以交付很多全新体验的、富有实用价值的元宇宙产品与解决方案。元宇宙与文旅产业融合,市场前景极其巨大,必将深刻改变文旅产业的业态。

张骁鸣:目前有关元宇宙的讨论,似乎还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炒作”可以为之定性,其背后包含更为复杂的新经济转型探索与新资本“跑马圈地”的二重奏。我并非研究元宇宙的专家,但可以分享通过近期阅读了解而得来的两三个观点,供文旅同行参考:

第一,目前最热门的元宇宙开发还是指向在线休闲娱乐领域。这里当然有文旅产品的介入机会,但是深度的介入究竟是能够通过提升产品体验而促进文旅消费的发展,还是诱导文旅企业纷纷变身为IT技术和互联网经济的附庸,值得考量;

第二,元宇宙技术硬件方面还不够成熟。虽然有推手如扎克伯格乐观地认为,笨重的穿戴设备将在十年左右变得极为轻巧易用,但是它对抗的是百万年尺度进化而来的人的“具身”能力,即只要人还有条件意识到任何外在于自身身体的设备,就不可能实现彻底的“沉浸”;

第三,元宇宙技术软件方面也不够成熟,并且这种不成熟甚至是无从消除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人的连续感知能力,使得其所在的“reality”(现实)不允许空白,但是在元宇宙世界中,“人”的探索始终受限于已然被编程、被实现的现实,空白可能随时产生。这是因为,每一个普通人——特别是作为身心更为自由的“旅游者”的时候——都是具有主观能动性和行为上的不可完全预测性的主体,其想要“做”和能够“做”的事情,远超出设计师作为同类的一个普通人的想象。此外,元宇宙对于视听之外的味觉、嗅觉、触觉的有效传递,目前也基本上是不可完成的任务,而对于旅游者来说,这恰恰是构建个人体验的不可或缺方面。


: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您认为元宇宙概念在文旅领域最有前途的应用场景是什么?

张骁鸣:我想从“顺”和“反”两个角度来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顺着说的话,元宇宙当然会对文旅领域有用,它可以成为丰富旅游产品体验的新手段之一。最简单来说,开发者要做的不外乎是在目前已经逐渐丰富起来的AR/VR/MR技术应用之上,建立起一个“宇宙观”——其实也就是一个互相关联的“故事场景”,而不要再各自为阵,你有你的精致,我有我的酷炫。举例来说,国内的各类博物馆就完全可以共同构建起一个元宇宙,从博物馆甲的某一个藏品的MR游戏或相关历史人物的虚拟互动中,引出博物馆乙丙丁……的其他藏品和历史人物,从而激发旅游者进入到一个更为宏大的访古探宝、寻幽览胜的世界之中。更进一步地,这个世界不是在离开博物馆之后就结束了,还可以有更丰富的附着于个人移动终端的应用设计,用更日常、更有效的方式,酝酿下一次出游的激情。

反着说的话,我觉得可以“反弹琵琶”、剑走偏锋:让元宇宙的不成熟应用成为宣传实地旅游经历、自然场景体验的“助攻”。我始终相信,人的具身感知能力远在元宇宙——至少是其可预见未来特别是在身心健康和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实现能力之上,而人也具有基本的感知切换、比较、辨识和形成偏好的能力。当越来越多的人们相继感受了元宇宙技术提供的有限现实和自然世界提供的无限现实之后,一定会产生偏好和舆论的分化,一定会“制造”出更热爱自然世界的一代又一代新人群。但这里的前提是,人们至少还有一些机会亲历自然、游历远方,而不是从小就高度沉溺乃至锁死在虚拟世界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说,让更多青少年有充足机会去往远方——不单单是研学旅行——的奠基意义,不言而喻。

江烈毅:我认为元宇宙与文旅产业融合,必将快速创造出很多的全新体验的、极具创意的创新性文旅产品。结合我们企业多年来的探索与实践,这几种应用场景都很有发展前景:1、三年前未来新视界开发的“悦骑VR”专利产品,用户可通过骑行平台漫游于逼真模拟的虚拟世界,可”足不出户,骑遍全球“,亦可实现多人竞技、结伴同游于同一虚拟世界,广受好评。2、未来新视界基于华为河图技术开发的虚实融合的数字文旅解决方案,用户可通过手机看到现实空间不所在的三维场景,可三维再现曾经发生的历史场景,提升游客的文化体验。3、2019年,未来新视界联合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启动”开国元勋8K 3D本真形象数字化工程“,截止目前已经完成近五十位开国元勋的超高精度数字人作品,以此为基础,我们正在创作国内首个长征题材元宇宙数字文化沉浸式体验空间,计划于2022年投入使用,结合红色文化旅游及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以数字化再现历史为游客提供沉浸式可交互的全新文旅体验。


:对于那些对元宇宙概念跃跃欲试机构和个人,您有什么建议?

江烈毅:元宇宙已经在逐步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这个趋势是确定的、不可逆转的。我的建议是,更多机构和个人(可以)尽早参与元宇宙的创新应用中,(这)将加快推进元宇宙的发展,同时也将(使他们)有更大的机会获得更加丰厚的回报。但是,我们也应该理性地认识到,元宇宙涉及多种前沿技术的交叉应用,门槛也很高,需要长时间的技术专研与积累,没有一家企业可以完成元宇宙全链条的各个环节,加强优势互补的合作是快速推进元宇宙落地应用的最佳途径。

张骁鸣:元宇宙对于整个经济和社会文化的影响一时还未真正显现,但文旅企业确实应该有更为谨慎的应对态度。我认为,经典意义上的“旅游”,是指旅游者心甘情愿去往“他者的地方”的一种体验过程。然而,元宇宙首先倡导的是一种“去地方化”或者“地方无涉”的体验。它承诺给所有人提供一种机会,让“你”可以营造完全属于自己的“他者的生活”,而这种机会和营造可以24*7无死角地渗透到我们日常的每一分每一秒当中。此时,“时间”取消了“空间”,而旅游的基础——“他者的地方”——变得无足轻重。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旅游人”——无论是文旅企业还是旅游者,应该对元宇宙保持一份必要的戒心。这一对旅游空间的侵入趋势,甚至在元宇宙概念成为舆论热点之前,就已经显现于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各种生活、娱乐软件和社交媒体的影响之中:人们的闲暇时间总是有限,而用于出门去往他者的地方的时间更是日益被挤压。

我们应该期待的是,元宇宙最好是能够为文旅领域创造体验“他者的地方”的机会这一基本使命“锦上添花”,而不是来“攻城略地”,取而代之。